• 為了沂蒙革命老區的奮戰
    ——二十五局京滬高速改擴建工程施工紀實

    來源:本站原創?作者:劉長彬?齊紹安?孫兆偉?時間:2020-11-19?【字體:??

    “蒙山高,沂水長,軍民心向共產黨……”一首沂蒙頌唱出了血濃于水的軍民情誼;如今,在這篇血染的紅色土地上,二十五局五公司建設者懷著對老區人民的深厚感情,提前完成京滬高速公路改擴建工程蒙陰段建設,為沂蒙革命老區的發展增添了新的動力。

    秋天的沂蒙山,楓葉微紅,碩果高掛,秋景如畫。

    10月20日上午,距蒙陰縣約2公里的保通橋喜換新顏。橋頭不遠處,旌旗招展,人頭攢動。“熱烈慶祝京滬高速改擴建蒙陰段順利貫通”的紅色條幅,在熱氣球的牽引下,迎風高懸。

    “中鐵二十五局能提前完成貫通任務,我感到吃驚甚至震驚!你們真是好樣的!”貫通儀式上,山東高速集團京滬高速改擴建臨沂項目辦副主任趙秋宇發出如是感慨。

    然而就在一個多月前,因二十五局標段進場晚兩個多月,能否和其他標段“一二一、齊步走”完成貫通任務,業主單位很是擔憂,很多人甚至覺得“根本不可能”。

    現實是最好的答案,讓業主由“擔驚”到“震驚”,是什么力量讓建設者把“不可能”變為了“可能”。

    工程俯瞰

    改擴建的“實體博物館”

    二十五局承建的第三標段地處蒙陰縣境內,全長20.42公里的線路,有18公里在大山間環繞盤旋,有的一公里路段出現了三個S形大彎。中線偏移、改移新建、縱段抬高等這些改擴建工程的重難點形式“一網打盡”,業主稱這個標段為“實體博物館”。

    道路拓寬不是簡單的“4+4=8”的車道加法,要在經過已有的路基、橋梁、隧道組成的道路旁,有的加高、有的挖低、有的爆破、有的遷移,改擴建比起新建道路干擾多、難度大,要做好解決困難的減法和管理的乘法。

    說起加高段施工,項目經理馬洪輪感受頗深:大站河橋至蒙陰服務區2000米路段需要抬高兩側路基,方能實現道路加寬。原道路兩邊溝壑縱橫,作業面狹窄,標高分布高低不同,最大抬高處約7米,兩層樓那么高。施工中,即需要與原路“壓茬”實現“無縫對接”,又必須層層壓實,達到質量控制要求。他們用上老區人民“納鞋底”的功夫,穿針引線、密密麻麻、平均分布來進行精雕細縷地施工。

    抬高段需要填,那么穿越臥牛山就需要挖。位于蒙陰收費站東南側的臥牛山與原道路呈現“豎折”形狀,也像一把“椅子”,臥牛山即為那一豎,在原道路通行的情況下,需要把臥牛山切割一部分增加四個車道,真需要有“鬼斧神工”的技藝才成。最初主要采用機械破碎方式,精細倒是精細,但就像“手摳”一樣速度緩慢,一年下來挖掘土方量僅8萬方。按此速度,39.7米深度17萬挖方量,就誤了工期。為了搬開這座“石牛”,在精心準備后,該項目以京滬高速公路臨沂段臨時封閉30小時為契機對其進行爆破施工,隨后20多臺大型機械,100余人一天時間里攻克了臥牛山。

    京滬高速公路大動脈正常通行,高峰時段每分鐘30多輛車通過,挑戰不是一般的大,稍有不慎就會釀成事故。“交通疏導”是確保安全的科學手段,項目部根據標段內不同時間車流量、地形特點、工期推演等條件,將全線劃分了7個導改路段,運用BIM技術進行建模分析,并制定每個導改路段的可行性交通組織方案和節點工期,分幅分段進行保通,精密、精細、精準的方案,確保了既有線安全暢通。

    “軍令狀”下的決戰沖刺

    因標段進場晚、疫情影響等各種因素疊加影響,從3月份開始,對照10月份貫通的節點,工期緊張的局面就已經顯得比較突出。

    面對艱巨的任務和質疑的眼光,馬洪輪急了,瞪起眼睛、滿臉憋得通紅:“脫幾層皮、掉幾斤肉,也要保證按期完成。”在事關企業信譽形象的關進時刻,馬洪輪拍著胸脯向業主立下“軍令狀”。

    他心里最清楚這份“軍令狀”背后的分量和挑戰。要在沖刺最后的最后一個多月時間內,完成13萬噸水穩攤鋪、16萬噸瀝青攤鋪、5座橋梁改建任務,難度不言自明。

    “軍令狀”下無戲言。項目成立架梁保通小組,抽調精干力量進場架設。一片片重達百噸的箱梁與橋墩精準地完成空中對接,創下了單日架梁3孔的記錄。主線三座大橋同時作業,上場人員多達200人。

    “南官莊大橋是我們標段內最長的大橋,它的順利完成讓我們看到了主線貫通的希望。”現場負責人高輝感慨道。

    解決了橋梁改建的“中梗阻”難題,水穩和瀝青攤鋪成為主線路面貫通的“最后一公里”。為加快施工進度,項目引進超大型離析攤鋪機,3套攤鋪設備“齊上陣”,并設置3個工作面,配備現場經理包段管控。

    為保證現場用料,項目增加2套瀝青拌合站,50余臺瀝青運輸車輪轉在收料、運輸和攤鋪三個環節。瀝青混合料溫度高達100多度,但技術員檢測攤鋪厚度和平整度的工作絲毫沒有松懈。“我們跟烤肉就差一撮孜然了,一大杯水剛下肚就變成汗淌了出來。”有的不慎燙出水泡,卻沒有一個人喊過苦和累。

    10月20日上午10點,隨著最后一車瀝青混合料攤鋪、碾壓結束,馬洪輪兌現了“軍令狀”的承諾。至此,二十五局比合同工期提前半年實現雙向八車道貫通。

    承擔重任的“鐵血團隊”

    項目書記張效金坦言:簡單的文字,遠遠不能呈現這100天來的奮斗場景。

    為了實現目標,他們進行了全員的“士兵突擊”。組織百日勞動競賽,劃區定任務,明確獎懲方案,把責任壓實到路基、橋梁上,也壓實到壓路機、拌合站的駕駛室內,把時間細化到分鐘,讓50多人的團隊聚指成拳、積沙成塔,形成閉環管理的鏈條。

    8月27日,在施工的沖刺階段,五公司黨委在項目部舉行了先進事跡報告活動,為全體員工注入強勁的榜樣力量。

    大家紛紛表示:“和‘生死艙門兩進兩出’的王勝新這些先進典型比起來,京滬改擴建施工中面對的這些困難又算得了什么呢”“我要向先進學習,確保京滬高速公路順利通車……”

    是激勵也是傳承,“困難面前我先上”“現場的問題現場辦”……實干爭先的員工,感人至深的故事層出不窮,有一個多月完成29萬噸攤鋪任務的現場負責人高輝;有變更施工方案攻克臥牛山爆破、南官莊大橋等節點,實現多次工期提前的技術負責人劉華新;有頂著資金壓力調轉物資設備,貫通時刻落下激動淚水的物資部負責人李俊;有連續20多天堅守現場到凌晨的新學員魏超卓、雷力……

    “續一把蒙山柴爐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意長。” 二十五局的建設者將諸多不可能變為可能,一條八車道的京滬高速公路在沂蒙山腹地正呈現出它新的英姿!

    瀝青攤鋪

    亚洲久久综合爱久久